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基层工作 >> 人民调解
筑牢维稳“第一道防线”
来源:阳江市司法局   更新日期:2012-09-24 10:50   点击次数:4857
转载分享:
0

——闸坡建立诉调衔接机制成效明显

近年来,海陵司法办和闸坡法庭整合社区、村委会等社会力量,探索完善诉调衔接机制化解各类民事纠纷,促进案结事了,构筑维稳“第一道防线”,受到了社会广泛好评。今年1月8日,在全省信访维稳基层平台建设总结表彰工作大会上,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林少春在会上作了经验介绍。

拢聚社会合力化解矛盾纠纷

为了充分调动人民调解员的积极性,壮大法庭的调解力量,使法庭的调解工作延伸到最基层,从2007年起,闸坡镇司法所和闸坡法庭先行先试,探索创建了“特邀调解员+法官”的司法调解和人民调解紧密衔接的联动调解模式。在对该镇村委会、渔委会、社区及街道办事处的治保主任进行培训考核后,聘任他们为诉调衔接机制的“特邀调解员”,并通过系列培训,提高他们的法律知识水平和化解纠纷的能力。特邀调解员在民间调处和民事诉讼之间构建起“缓冲地带”,使大量民事纠纷在诉讼之前得以解决,把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

2009年,闸坡镇司法所和闸坡法庭共同制定的《关于民间纠纷调解联动机制方案(试行)》正式施行。同年3月,闸坡镇司法所被邀请在全市诉调衔接工作现场会上作经验介绍。会后,该诉调模式在全市推行。

几年来,诉调衔接机制通过整合妇联、民政部门、居委会等社会资源,壮大调解力量,转变调解方式,取得了一定成效。近两年,通过该机制共调处各类民事纠纷114宗,调解成功率达到66%。

不让一纸判决断了叔嫂情分

“谢谢人民调解员为我们解了多年的心结。”这是去年出现在海陵司法办的一幕,海陵镇丹济村冯伯专门做了面锦旗送给为他办案的调解员,感谢他们帮他解决了历时9年的侵占房屋纠纷。

事情追溯到2001年,冯伯与其弟由于祖房归属问题积怨甚深,关系恶劣。冯伯的弟弟去世后,弟婶改嫁他人仍不肯将房屋归还,冯伯便一纸诉状将弟婶诉至江城法院,要求弟婶归还房屋,并赔偿1500元。然而,经过长达9年的诉讼,该案仍未能执结。

2009年7月,江城法院委托人民调解委员会对此案进行调解。收案后,人民调解委员会诉调人员通过和当事人详谈及多方打听了解案情后,对被告的违法行为从村规民规、道德伦理等多方面进行了批评说服工作,最终被告同意将房屋返还给原告冯伯。闸坡镇司法所所长何耀辉同志与主办的诉调人员等还通过协调取得民政部门的支持,拨出1500元困难补助给冯伯,促成双方当事人一笑泯恩仇。

“一场官司三代仇”,即使判决能够迅速解决问题,但两家的亲情可能也会让一纸判书彻底了断。相反,诉调衔接机制可以有效地化解这种内部矛盾。如今,冯伯和弟婶的关系已经有了明显好转。”全程参与调解此案的诉调员黎美说。  

通过诉调人员说服教育、劝导协商等方式解决纠纷,将审判工作的刚性、约束性与人民调解的柔性、灵活性结合,真正实现了案结事了。

“诉调衔接”小投入大回报

闸坡人民调解工作室,20平方米的房间整洁明亮,四张办公桌上摆放着各种法律文件,墙面上张贴着人民调解办事程序等。调解室的墙上,“以和为贵”四字的书法横匾醒目地悬挂着。

“法庭提供办公场所,区司法办安排调解员在这里从事人民调解工作,另外,我们还有一部分调解员来自村委会、社区有相关处理纠纷经验的管理人员,他们都是义务为居民服务的。”闸坡法庭庭长吴伟庆介绍说,人民调解办公室设在法庭,办公设施等借用法庭的,投入不大。

“投入虽然不大,但其产生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是明显的。”吴伟庆说,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当事人,既省钱又省时。假如以诉讼方式解决纠纷,一般案件当事人需支出的律师诉讼代理费和诉讼费至少就得几千元,而人民调解则是免费的。从时间成本上算,以调解方式结案,一般性纠纷几天就可解决。另外,该机制通过平等和气的情、理、法说服教育也逐步地提高了当地渔民、村民的法律知识。“从实际操作看,法院最快也要1个月左右才能结案。”吴伟庆说,对法院而言,人民调解也能缓解案多人少矛盾,节约司法成本。

诉调衔接机制启动以来,闸坡调解撤诉率提升了,上诉率在逐年减少,成本低、高效率。闸坡诉调联动工作在全省乃至全国最早开展,属于首创工作,受到省和国家司法部门的充分肯定。区司法办副主任、闸坡镇司法所所长、闸坡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何耀辉2010年被评为“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最近又被推荐为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